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line 首 页 line 法院概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法学园地 line 法官风采 line 荣誉展台 line 审务公开 line 普法天地 line 法律法规
栏目选择:
关 键 词: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特色审判
 

浅议保险法的告知及其功能

发布时间:2016-02-17 17:10:11


保险法上所指称的“告知”, 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于保险契约订立之时,向保险人所作的口头或者书面陈述。“告知并非保险契约的一部分,但可以促使保险契约的订立。告知本身并不使告知人受到契约成立后可能发生事项的约束;如受此约束,则成为他方同意签订契约的一项承诺或条件而非告知。”告知所涉及的对象相当广泛,涵盖了过去、现在、未来的有关事项;其中既涉及客观的陈述,又可能涉及主观愿望的表达。因此,对告知进行合理分类,对于恰当适用告知义务规定大有裨益。因我国立法、学说与判例对告知的相关论述并不充分,现结合两大法系相关学说,略陈管见。

 一、关于事实的告知

事实告知,又称 “确认告知”、“客观告知”,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于缔约之时向保险人告知与保险标的有关的一切事项。过去及现在的事项,自然属于事实告知;但未来事项是否属于事实的告知,在国际上一直存有争议。根据国际上的传统规则,未来事项陈述的情形有二:一是仅为口头的允诺,但未规定其为保险契约的内容;二是被保险人对未来事项的约定虽被规定为保险契约的一部分,但并非担保。后者已成为保险契约将来应当履行的条款,其已失去作为告知的意义,有关规定对其无法适用;前者则仍属告知,有关告知义务的规定仍有适用余地,保险人若能证明被保险人基于欺诈故意为不实告知,可行使契约解除权。换言之,若投保人为此陈述时出于善意,则因告知不属于保险条款,即使投保人未履行其所作的口头约定,保险人也不得解除契约。有学者认为该解释并不妥当。因为关于未来事项的陈述既未保留作为契约的一部分,那么,在契约成立后即不得再行提出主张以作契约条款的补充。其不当之处在于将关于未来事项约定与希望的陈述未予区分。所谓“约定”,指承诺履行义务;而所谓“希望的陈述”,仅系投保人内心希望的说明,投保人不应因该陈述而承担任何义务。

 对此,国际上新的规则主张,对于“未来事实的陈述”,就其性质而言,可分两种:一是对未来事项的特别说明;二是对未来事项的特别允诺。其是否属于告知,应视其是否被列为“特约条款”。换言之,投保人对于未来事项的陈述未经列明为“特约”的,视为与告知同样效力。所谓“特约条款”,“为当事人于保险契约基本条款以外,承认履行特种义务之条款。”我国《保险法》第20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在前条规定的保险合同事项(即基本条款)外,可以就与保险有关的其他事项作出约定。”所谓“与保险有关的其他事项”,既包括过去或现在的事项,也包括将来的事项;不论其属于过去、现在或将来的事项,均可以特约条款约定。对于未来事项,除非明确约定为“特约”,均应认定为“告知”。 

二、关于观点的告知

观点告知,又被称为“主观告知”,与前述“事实告知”相对应,仅系希望、意见或信念的表示,即告知义务人告知时的心理意向。主观告知与客观告知的不同在于,保险人应当知道被保险人所陈述的并非客观事实,而只是不确定的或须保险人进一步调查核实的事件,因此,保险人不得信赖此种陈述。但被保险人存在欺诈情形时,保险人可以解约。

在人寿保险中,关于观点告知的争论最为激烈。因为在人寿保险中,保险人通常要求被保险人就其自身健康情况作出陈述。这种陈述究竟是事实的告知还是观点的告知?国际上通行的规则是,将被保险人是否自知有疾病作为依据:若知道自己患有疾病,则被保险人有关健康状况的陈述为“事实的告知”;反之,则为观点的陈述。因为,在被保险人不自知患有疾病时,保险人通过询问所得到的,不过是被保险人对自身健康状况进行的判断而非观察事实的报告。 “这是符合常理的,因为投保人不是医学专家,医学专家也没有告知他健康事实。只能要求投保人提供一种观点,而不是提供事实。”

三、关于转述的告知

转述告知,是指投保人于无关的第三人处获得情报,并转向保险人作出陈述。关于转述告知的效果,通说认为,如其转述并无错误,虽经事后证明并不正确,但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转述的事项并不保证其为真实。美国加州《保险法》第359条规定:“被保险人相信他人陈述的事实为真实,而据以告知保险人的属转述,被保险人对该转述事实不负真实之责。但该他人若系对被保险人有通知消息义务的代理人,则不在此限。”

四、告知义务的功能

(一)保险的分散风险与分担损失功能 

保险作为一种风险管理技术,不仅包括风险转移,而且包括风险共担与风险降低。“风险共担即在一个团体内分担总的损失。在一个大的团体内共担,有助于降低风险。通过把一组事物结合起来,置于统一的管理之下,可以对被保险人必须承担的总损失进行比较准确地预测,保险就能实现降低风险的目的。因此,通过交纳一定的保险费,风险产生的损失也就被共担了,这一团体所面临的总体风险也降低了。通过保险机制,被保险人将各种风险转移到整个团体,以较少的支出避免潜在的、不确定的损失。”

为实现保险分散危险、分担损失的功能,必须集中受同类危险威胁的个人的力量,组成危险共同体。“保险的真义,在于利用自己有限的力量,配合他人的力量,结合成团体的力量,作为救助自己或者他人的经济准备措施。”可以说,团体性是保险营运的基本要求。凡加入危险共同体者必须依大数法则(即观察的数越大,其集团性越安定。就保险专业的经营而言,加入的人数越多,可使危险分散越广,各人分担的费用越少,经营的基础越稳)以事故发生的或然率为基础缴付保险费,若事故发生,即以所汇集的保险费,填补所发生的损失,以实现多数危险的综合平均化。通过多数危险综合平均化的实现,使保险获得规模经济效应和因风险管理分工专门化所带来的效率。保险人以损失机率为依据在被保险人之间分担保险费,这样,保险人就将不确定的危险转化成确定的成本,从而消除了风险的负效用。这就是为什么保险人能够收取足以弥补它全部成本的保险费,并仍对被保险人有吸引力的原因,因为保险费低于被保险人风险的负效用。

综上所述,保险人只有以投保人的如实告知为前提,辅以自行调查结果,才能对保险危险作出正确的估计和测定,从而以此为依据收取保险费作为承担保险责任的对价。投保人的告知行为,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保险人的危险负担。因此,保险人要正确估测危险,合理确定保险费率,在投保人中公平分担保费,都必须以投保人的如实告知为基础。基于此,可以说,告知义务制度是保险业合理运营的前提和基础。可以说,没有投保人的如实告知义务制度,就不可能建立起科学的、现代的保险制度。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